荇荇

来人间一趟,看看太阳

萨尔兹堡树枝。


横贯玫瑰刺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简直太适合写BE了。

得皇帝重视的司丞和将死的囚犯,如果一个失去重视一个得到重新重用。

然后两个人先后死掉。

司丞死在长安外,囚犯反而死在长安内。

那也,

太好磕了叭。


(是个变态。

线条软趴趴


太致命了。

杀了我。

一个持续很久的问题。


是否每一位创作者(不管是干嘛的,写文画画造楼房的)都会对自己的作品产生不满,以及对其他创作者产生敬佩和羡慕?

那被仰慕的人是否也会有这种想法?

或者说只是某个人的自卑心理?

或者有没有对自己的作品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满意状态的?

原图好看更多。